《武峰吊顶》武峰完本小说_武峰(武峰吊顶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


看历史古代文,千万不要错过英雄无魂的《我武大郎开局手刃西门庆》,主角是武峰。主要讲述了:穿越到水浒世界成了武大郎,开局被潘金莲喂药! 开局就要死翘翘? 不!开局的武大郎,先是折服潘金莲。 收了西门庆的庄园和他的众多仆人! 什么西门大官人? 在这清河县只有我武大官人! 靠着英俊外表,上帝视角,武大郎开始过上了逍遥快活的生活! 夜夜笙歌!霓虹灯光! 醒掌天下权!醉卧美人膝!…

《武峰吊顶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全文阅读

“大郎,来,喝药了。”

武峰悠悠醒来,听见一道娇滴滴的声音。

武峰努力睁开眼睛,只见一个身穿古装的娇美女子,端着一只热气腾腾的汤药,正要喂他喝药。

这女子生得极美!

白嫩精致的脸上,没有一丝瑕疵,如粉雕玉琢一般,还透着一抹淡淡的红晕,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,眼角上挑,眼波流转。

只见她眼影闪动!

闪动得艳美!

但却像是在做亏心事!

她坐在床榻边,身子微微前倾,衣衫的领口下方,露出了一对雪白饱满的山峰,武峰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来,大郎,把药喝了。”

她眼神依旧有些闪避,端着药碗的手,也有些微微颤抖。

武峰刚想开口,却突然愣住了!

这是哪里?

我为何要喝药?

这位古装美女,又是何人?

武峰是个穿越者,而且还是历史高材生,对四大名著更是耳闻能详,如数家珍。

刚刚被邀请去考古,才进入大名鼎鼎得武则天墓,没想到遇到了大粽子,于是一行人呜呼哀哉。

他万万没料到,再次睁开眼,眼前是个不认识的古典美女。

“哎呀!”

思绪繁多,让武峰的脑袋一下子就疼了起来。

“大郎,你没事吧?”

她的嗓音宛如黄鹂,十分悦耳。

武峰捂着头道:“姑娘,我虽然在家里排行老大,但大郎这名字,还是不要乱叫得好。”

“大郎,你怎么了?奴家是金莲啊,你的结发之妻啊。”

“金莲?潘金莲?!!”

武峰彻底懵逼了。

熟读水浒传的武峰,当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潘金莲是何人?

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宋朝!

“卧槽,我家里排行老大,就穿越成了武大郎?”

武峰震惊得双眸瞪大。

潘金莲将手中的汤药递给武峰:“大郎,你还是先吃药吧,把这药喝下去,身体自然就好了。”

武峰吓了一跳!

潘金莲喂药,这是毒药啊!

“我才不喝!”

谁喝谁就是傻子,武峰赶紧闭上了嘴,转过头去!

潘金莲苦口婆心地劝道:“大郎,这药是苦了点,不过你吃了就好了。”

“大郎,快喝药吧!”

潘金莲继续往前送药,武峰勃然大怒,一把将手中的药给打翻在地!

“砰!”

碗被砸得四分五裂,药水洒了一地。

“大郎,你这是要干嘛?”

潘金莲蹲在那里,柳眉皱得紧紧的,像是在纠结,又像是心疼。

武峰伸手一指房门,朝潘金莲吼道:“滚!”

潘金莲送来的汤药,那可是要命得,他怎么可能喝?

一想到刚刚穿越过来,就被这个贱女人喂毒药,武峰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潘金莲装得委屈巴巴,梨花带雨的眼睛里,像是要滴出水来。

她娇艳欲滴的小嘴微微张开,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:“大郎,你先躺一会儿,待你的怒火平息了,我再来给你喂药。”

看着潘金莲婀娜多姿的身影离开,武峰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但他却发现,自己的身体,竟然变得四肢精悍短小!

武峰再次意识到,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华夏的宋朝,而这具身体,真是武大郎,他现在的身份,也是武松的亲哥哥,武大郎!

为何偏偏是武大郎!?

武峰可不想头顶一片草原啊!

武峰破口大骂,将老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他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简陋,那么的破败。

一张桌子,一张床,一扇被砸坏的门,被风吹得发出声响。

桌子旁,是一个女人的化妆台。

妆台的上方,有一面铜镜,武峰将自己的脸凑近,镜面上出现了一张非常模糊的脸。

不过,从整体的轮廓来看,武峰还是觉得,这张脸和他前世不太一样。

前世的他,可是校草!

“造孽啊!”

不单单是颜值,而且现在他的身体,身高还不到一米五!

不行,我得找个方法变高才行!

就在武峰有些头痛之时,突然,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声音。

武峰蹑手蹑脚地从房间里溜出,只见潘金莲正站在一个老太婆的面前,二人正在交谈。

“小娘子,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你呢?”

潘金莲自然明白王婆的意思,是要她毒死武大郎,一了百了,于是道:“应该就是今天晚上的事情,我就能搞定武大郎。”

武峰躲在一旁,听到二人的对话,不禁吓了一跳!

他咬牙切齿,潘金莲这恶毒的女人,还真是不死心啊!

这是不把我弄死誓不罢休的节奏啊!

“那你赶紧的,西门大官人那边,已经迫不及待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西门大官人?

西门庆?

“西门庆那个王八蛋!不但跟潘金莲勾搭上了,而且还要害死自己!”

武峰双拳紧握,眼中有要杀人的怒火!

这世道,还真是人善被人欺啊!

待王婆走后,潘金莲挽起纤细的胳膊,去了厨房,又开始给武大郎煎药。

她纤细的手臂,添着火柴,一滴滴的汗珠,顺着她精致的脸蛋,滴落下来,楚楚可怜,一副贤良妻子的模样。

如果是其他女子,武峰肯定会心疼,将其抱在怀中,小心翼翼的保护着。

可是,她是潘金莲!

而且现在煎药,是在给自己下砒霜!

武峰悄悄回到房间,打开潘金莲的梳妆台。

抽屉里有一支簪子,除此之外,就是一些小玩意儿,比如剪刀、绣花等等。

武峰拿着剪刀,藏在袖子中,一屁股坐在床上,等待着潘金莲的到来。

他要让这个贱人好看!

而且,自己的亲弟弟武松也快到了!

到时候,干掉这对狗男女,然后去梁山落草为寇,招募绿林好汉,就算不能干出一番大事业,那也是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,岂不快哉?

人生短暂,不服就干!

说不定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,万一真的干出了一番事业呢?

总而言之,未来可期!

总比窝在这里卖烧饼好!

武峰打了个哈欠,他在床上坐了许久,也不见潘金莲上楼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“

“难道潘金莲浪子回头了,不毒害我了,还是....她一个人害怕,是在等西门庆那个狗贼来?”

武峰眉头微皱,开始思考起来。

他手中握着剪刀,藏于袖子之中,而且还望着不远处的菜刀,十分的警惕。

2.

第二章

武峰独自在楼上,等了许久。

潘金莲终于再次端着汤药上楼来。

只是这一次,潘金莲有些不耐烦了:“武大,你这是什么意思?家中农活繁忙,你要是再装疯卖傻,老娘可不再服侍你。赶紧把药喝了!”

武峰见她如此,更不可能喝药,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你这贱人,想要害死我?你先喝几口,我再喝药。”

潘金莲在汤药中加了不少砒霜,正待半夜三更取他的性命,眼见被人揭穿,心下大急,一咬牙,一只手揪住了武峰的耳朵,另一只手则要将汤药灌入口中。

“贱人,找打!”

武峰暗骂一声,

他一咬牙,不过并没有用剪刀,而是一拳轰在了潘金莲的脸上。

武峰本以为自己病恹恹的,身体虚弱,却没想到这一拳的力量如此之大,潘金莲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从床上摔了下来。

“奇怪!我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?”

武峰先是一愣,旋即大喜过望,连忙站了起来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但此时此刻,他的动作却很敏捷。

就像是练过武功的一样!

武峰顾不得多想,只道是老天有眼,怒吼一声:“贱人,竟敢谋害我?”

“我要杀了你!”

潘金莲从床上一跃而起,正要起身。

然而,武峰已经一脚踹在她得胸口上。

只见潘金莲人仰马翻,还没来得及挣扎,武峰又一脚已然踩在了她的后背上,一把揪住她的头发,另一只手则抓向了潘金莲纤细的脖颈。

潘金莲一看武峰要杀自己,差点没吓得尿裤子,浑身发抖着求饶:“大郎,求求你放过我吧!就算奴家做了再多的错事,我也是你的的妻子啊。”

“大郎,你饶了我这次,奴家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。”

武峰冷笑一声,

他脚下一用力,厉声喝道:“你这个贱人,既然知道我是你的丈夫,你还要谋害我?”

“说出幕后黑手,我念在往日的夫妇情份上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潘金莲容貌身材都不错,堪称一等一的美人,但阅历太少,生死存亡关头,她哪里还敢藏私,连忙将自己如何因晾衣杆砸到西门庆身上,如何在王婆的诱导下再与西门庆相遇,如何与他发生关系。

武大郎捉奸,如何又被西门庆一脚踹在心脏上搞得瘫痪在床。

西门庆担忧武松的报复,又如何定计害死武大郎,等等事情的经过,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

武峰越听越怒。

我武峰堂堂一个历史高材生,成了一个卖烧饼的武大郎不说,人家还抢了自己的女人,还差点把自己给杀了,这不是废物么?

他平息一番怒气,走到床边坐下,闭目道:“我说话算话,有几件事要问你,你若是老实交代,我就放你一马。”

潘金莲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,跪倒在他脚下,说道:“大郎尽管说,我绝不会有半句虚言。”

武峰道:“现在是大宋朝吗,朝中的皇上,是不是姓赵?”

潘金莲一怔,连忙说道:“是,现在是大宋,皇帝是姓赵,北面有大辽,西北有西夏,西面有吐蕃,南面有大理。”

武峰淡淡一笑,这果然是历史中的大宋!

这就好,他这个历史高材生,知道历史的发展轨迹,将来必有用武之地!

武峰毫不怜香惜玉,继续让潘金莲跪着,又问道:“你我既然是夫妻,何必与人有瓜葛,甚至连自己的丈夫也要谋害?”

潘金莲低着头,不敢回答。

武峰淡淡道:“我既然答应放过你,那就放过你,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你将你心中真实的想法如实说出,让我知道个明白。”

潘金莲听他说话的口气与往日大不相同,向他望了一眼。

只见他那张丑陋的脸上,神态与往日截然不同,端庄潇洒,全然没有往日的粗鲁,心中一动,叫道:“你若是一直这么厉害,我还怎么敢去偷男人?”

她哭哭啼啼,开始诉说自己原本是个婢女,因为生得娇媚,被主人缠着,她誓死不从。

于是这位主人记恨在心,在满县找了一个最没骨气的武大郎,一文钱都不要,就把潘金莲嫁给了武大郎。

可一直以来,潘金莲见武大郎身材矮小,相貌丑陋,对他很是不屑。

“我虽然不是大家闺秀,但也算得上是个美人胚子,奴家的夫婿,怎么就成了个三寸丁呢?”

“那也就算了,可你每天早上都要出去卖煎饼,晚上回来就是喝酒睡觉,一不和奴家说话,二又不和我亲近,这算什么夫妻?”

她说着这些年的苦楚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“原来是欲求不满啊?”

听到潘金莲的叫屈,武峰不由得哈哈一笑。

紧接着,他沉吟了一下,又吩咐道:“拿镜子来。”

潘金莲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只好乖乖地站起来,拿来一面镜子。

武峰接过,对着自己的脸照了照,再抬起潘金莲的下巴,上下打量了一遍,咬牙切齿地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就你这张脸,再加上是个穷光蛋,你不甘心,的确也是正常的。”

说着,他挑了挑眉毛,微微一笑道:“不过,男子汉大丈夫,看的不是容貌,而是本事。你可知,当年汉景帝时,有一次匈奴派人来拜,汉景帝认为自己不够威武,而派一个.....”

“大郎!”

潘金莲小声道:“你.....你这是想说什么?”

她没有什么文化,自然有些听不懂。

武峰并没有动怒,而是继续说道:“汉景帝他自知自己身材矮小,相貌丑陋,不能吓退匈奴。”

“嗯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武大郎从来没有给潘金莲讲过故事,而这个故事中的汉景帝,都是和武大郎一样的矮小丑陋,所以潘金莲才会这么的好奇。

武峰笑了一笑,继续说道:“汉景帝于是叫来了一个大臣,这个大臣身材魁梧,容貌俊朗,声音洪亮,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,汉景帝派这个大臣去冒充自己,而汉景帝自己则披上铠甲,手持长剑,伪装了成一名普通的护卫。”

点击全文阅读

评论(4)


  • moby

    读完这本小说,我觉得我可以写出比莎士比亚更好的作品。

  • moby

    故事情节曲折且富有张力,用雕琢悉心的笔触将每一个角色的形象塑造得恰到好处。

  • moby

    小说中的描写场景清晰明了,让读者仿佛置身其中。

  • moby

    作者刻画的人物形象,让我似乎看到了身边的某些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