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烟(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)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苏烟全章节阅读


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庭前看花的新作《被逃婚后,我成了前任的新后妈》,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,主角是苏烟。主要讲述了:大婚之日,新郎逃婚,她成了全城笑柄。 一气之下,她随便抓了一个男人继续完成婚礼…… 全城都不淡定了:“这是没办法了,随便找了个司机结婚吗?哈哈哈!” 就当所有人都在蹲点,想看看她到底嫁给了谁的时候,原新郎露面了…… 某男:“回来了,来见一下,这是你新后妈。” 原新郎:“……” 全城人民:“!!!” 疯了!彻底疯了!嫁不了小公子就嫁他爹?这步棋走得猛啊! 正计划着如何脱身的某女痛哭:“这牛皮糖甩不掉怎么办,在线等挺急的!”……

《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全文阅读

新郎不见了!

苏烟此刻正坐在新娘的化妆室内,一屋子的人,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非常精彩。

其实大部分的人都在暗暗窃喜。

婚礼即将举行,外面坐满了宾客。

全城知道的,这是一场何等重要的婚礼!

化妆师举着腮红刷,一时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化下去了。

苏烟看着镜子中倒映出来的自己。

本身她就长得明艳动人,非常漂亮,今天更是锦上添花,一身限量版定做的新娘婚纱,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得淋漓尽致。

可漂亮与否似乎和这一场联姻都没什么直接的关系。

两个月之前,宋祁正就和自己说过,他不会结婚。

那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?

她纤细笔直的腿叠起来,似笑非笑看着对面的男人,“我们两家是商业联姻,是很早的时候就被定下来的,你以为我想选你?”

但只有自己心里清楚,她有多难受。

她和宋祁正从小就认识。

只是宋祁正有喜欢的人,所以一直都非常排斥自己。

苏烟心高气傲,偷偷将那份情感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。

可结婚这事,真不是自己逼着宋祁正。

这事两家早就已经是商量好的,别说是由不得自己了,也由不得宋祁正。

“烟烟,这可怎么办?”

苏烟的生母魏青萍上来,满脸的担忧,“外面,都是客人啊,我赶紧联系人……”

“妈,您别担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苏烟收敛情绪,站起身来。

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,如果今天这事没办法好好收场,明天苏氏就会面临更大的困境!

正好有人进来,是苏家的人,告诉苏烟,“宋少爷找到了,是带着人今天早上上的飞机,飞的是法国。现在应该还没有落地。”

“我听说,宋祁正有个青梅竹马,带的不会是这个白月光吧?”

这话是苏烟的妹妹,苏晴晴说的。

苏晴晴和苏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。

可以说,苏晴晴是绝对不希望苏烟幸福的那个人,此刻别提是有多么的爽了。

苏烟当然知道,宋祁正有个白月光,是他的心肝宝贝。

可之前他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的么?

协议结婚,婚期三年。

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把事做得这么绝?

就一定是要让自己在所有的人面前,都抬不起头来,他才会觉得甘心痛快?

又或者是,让他的那个心肝宝贝开心?

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有些大起来了。

大家都在等着看这个苏家小姐的笑话呢!

门口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,化妆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衣冠楚楚的男人骤然引入眼帘。

那是一张,不算完全陌生,但也绝对嫌少能见到的男性脸庞。

是无比俊美的五官!

苏烟知道他,他是宋祁正名义的父亲。

自己和宋祁正的这门婚事,从双方确定下来,到今天的结婚,大概是用了半年的时间,但苏烟是一次都没见过宋丛温。

这个男人极其低调,根本就不曾在公众面前露过脸。

苏烟也之前是在宋家的相册上见过他。

只能说,他本人比起照片,更是有一种视觉上的冲击,他长得实在是太帅了,眉宇间的凌厉霸气,和眼底深处那种蕴着的运筹帷幄,让人挪不开视线。

这种成功男人身上散发着的男性荷尔蒙,每一处都在彰显着王者的气场。

隐约听说,宋祁正是过继给他的,并非他的亲生儿子。

个中缘由,估计也就只有宋家长辈才知道。

毕竟宋丛温这个年纪,要有那么大的儿子,的确不太现实。

“苏小姐。”宋丛温开口,嗓音低沉浑厚,说不出的性感好听:“很抱歉,今天的事,是宋家的问题,外面的客人都已经是到场,记者那边我也会亲自交代,所有的损失,宋家都会一律承担,但我知道,还是会对苏小姐你的名誉造成一定的影响,之后我宋丛温会用别的方式来弥补苏小姐今日的名誉损失。”

苏烟还有些意外。

没想到这个宋丛温和宋祁正截然不同。

宋家也是分人的啊。

本来就看宋丛温长得英俊无匹,现在更是觉得他这样处理,十分得体。

宋丛温都可以对自己这样客客气气的,为什么宋祁正不行呢?

做戏配合一下都不愿意,还要让自己落到如此田地。

损失,是真的可以弥补的么?

不,只有苏烟知道,如果这门婚事就这么黄了,接下去的一切都会难以控制。

不行。

苏烟深吸一口气,重新抬起眼帘看向面前的宋丛温,她这辈子没有做过这样大的胆子,那个出格的念头闪过自己脑海的时候,苏烟几乎是不给自己任何犹豫的退路。

“宋先生。”苏烟开口:“我可以和你单独谈一谈么?”

宋丛温眸光深邃,头顶暖黄色的灯光洒落在男人的身上,折射出他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场。

看似温和随性,实则冷漠疏远。

苏烟内心有些煎熬。

然而宋丛温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他很快就让自己的手下屏退众人。

苏家这边的人,都以为苏烟是想和宋丛温商榷如何找到新郎宋祁正,自然都没多说什么,一个个跟着出了房间。

“苏小姐,人都走光了,你想说什么?”

苏烟紧了紧身侧的双手,不能打退堂鼓,她深吸一口气,猛地抬起头来,看向男人,一鼓作气,“苏家和宋家的婚事,是从小就定下来的,但只是说,苏家要和宋家联姻,并没有说,这个苏家的人是谁,宋家的人是谁,对么?”

宋丛温挑眉,“对。”

“既然没有指定的人选,为什么不可以是别的姓宋的?”

“嗯?”

“宋先生,我知道您目前是单身,我想和您交换婚戒,成为您的宋太太。”

说出口了,就不能再犹豫不决,死就死吧!

——“宋先生,您是否愿意娶了今天这般落魄的我?”

……

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样。

苏烟一鼓作气说完,自己都是有些震惊。

竟然还真是说出口了,多少是有些忐忑不安的,当然是连被干脆利索拒绝的心理准备也有了。

长时间的静默之后。

苏烟到底是有些沉不住气了,低垂着的眼帘慢慢抬起来,这才发现,宋丛温那双深邃的眸子,一直都凝视着自己,男人的眸光如是深渊,让人一眼望过,看不到尽头,那里面黑压压的一片,旁人根本无法揣摩任何。

“宋先生,我……”

“你想清楚了?”苏烟刚准备开口说什么,宋丛温骤然出声,清冷的男性嗓音,有一丝丝苏烟无法听出来的深意,男人伸手过去,捏住了她的手腕,一字一句,“苏小姐想清楚了就好,我愿意。”

2.

接下去的一切,都如同是梦境一般。

在场的宾客大概也已经都一传十十传百,知道今天的新郎跑了。

大家多少都是在等待着看新娘的笑话,看宋家和苏家如何化解今天的这一场闹剧。

可结果,新郎出现了。

交换戒指的时候,是那个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脸的宋丛温。

有人在下面窃窃私语:“…这好像不是宋祁正啊,这是谁?”

“不过这个新郎长得好帅啊!”

“是宋家的人吗?”

“不会是苏家临时找来的演员吧?”

“不是新郎,要不然就是宋家其他的人?不过看着很面生,宋家有这号人吗?”

……

在众说芸芸之中,只有苏烟知道,这场婚礼是有多么的离谱。

但在司仪热情高涨的声音之中,她还依旧是和宋丛温,交换了结婚戒指…

就是自己给他戴上去的时候,戒指有点儿偏小,卡在无名指的指关节上,半响,才勉强推进去。

苏烟有些尴尬,不过宋丛温似乎也没太在意。

再之后,婚礼的所有流程,宋丛温仿佛是真的完全融入其中,或者说,他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今天的新郎,是全场的主角。

这场婚礼,终于是“圆满”落幕。

但苏家,和宋家的人,却都知道,这是多么的荒谬。

所以,婚礼一结束,苏烟回到了苏家长辈这儿交代,而宋丛温,自然是要和宋家长辈那边交代。

苏家。

书房内,苏烟的父亲,苏江河此刻是雷霆震怒,看着面前妆都没有卸下的女儿,他压了又压,还是压不住满腔怒火: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苏烟知道爸爸肯定是会生气,她这会儿倒也不忌惮,实话实说:“我当然知道,今天不结婚,爸爸,这个损失您觉得比起我找了一个宋家其他的男人结婚,哪个更小一些?”

苏江河一怔。

苏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,当然也很清楚如何拿捏对方的要害。

“爸爸,原本订下的婚约,就只是一个宋姓的男人而已,既然不是宋祁正,为什么不可以是宋丛温?”

“宋丛温的身价可比宋祁正高无数倍,我知道外面鲜少有人知道宋丛温,可宋家实权现在有大部分都在他的手上,爸爸,您不是也很清楚么?”

看着苏江河的怒火消弭了大半,苏烟再接再厉,“其实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苏家还是和宋家联姻了,苏家的经济危机也可以度过,爸爸,您要的不就是这个结局么?”

苏江河蹙眉,显然是被说动了。

可一想到宋丛温的身份,他心里自然还是膈应:“宋丛温是宋祁正的父亲,你说你以后在宋家,如何面对宋祁正?还有那些宋家的人?”

“爸爸,没想到您这么关心我,女儿还是很欣慰。”苏烟笑了笑。

苏江河脸色微微一变,“你说的什么胡话?我知道你怨我非得让你去和宋祁正联姻,但爸爸也是看准了,宋家不错,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,宋家都可以成为你最后的港湾。”

苏烟垂下眼帘,苦笑:“女人哪有什么港湾?我的靠山永远都是我自己。”

“爸爸放心,这事我做了这样的决定,我就可以走到最后。”

……

“烟烟!”

一出书房,母亲就在门口等着了。

今天是苏烟的大婚日子,她才可以来到这儿,以前她是不被允许的。

现在女儿已经是和宋家的人正式完婚,魏青萍之后就是名正言顺的苏家二夫人了。

苏江河的大房夫人,并不是苏烟的生母。

但苏家是苏家的大小姐,苏江河当年也是和正房联姻。

事实上,苏烟的母亲才是第一任苏夫人,只是没有家庭背景,那时候根本就不被苏家的长辈认可,加上苏江河当初创业就是需要丈母娘家的支持,魏青萍自然就不能进苏家。

她一直都在外,受尽冷眼。

其实苏烟并不是很认可这种婚姻的模式。

可她从小就知道,妈妈有多辛苦,她一直都想回到苏家。

“你爸爸骂你了吗?烟烟,今天那个男的……”

苏烟赶紧安抚母亲,“没事,我已经和爸爸说好了,妈妈,您不用担心,明天搬过来就行了,新郎就是宋家的人,之后我再和您细说。”

“烟烟,你其实…也不用为了妈妈…”

“妈,我今天都穿上婚纱了,宋祁正那样对我,我哪能忍得下这口气?其实和谁结婚不是结?都一样,何况妈妈您也看到了吧?您的新女婿很帅。”

宋祁正,是你逼着我走上这一步的。

苏烟深吸一口气,那些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,她已经分不清楚,在今天晚上之后,是不是只剩下了怨恨。

宋祁正的无情无义,她没有必要再给这个男人留余地。

魏青萍:“你这孩子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开这种玩笑。”

“要我说呀,烟烟这孩子,的确是心大胆大,这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呢。”

一道带着十足嘲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伴随着一阵脚步声,还有另外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随之附和:“妈,我都说啦,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。”

“呵,真是给我们苏家长脸啊。”

这两人,自然就是苏江河目前的正房夫人,高琪琳和女儿,苏晴晴。

苏晴晴现在嫉妒得要死。

本来今天是要见证苏烟落魄婚礼现场,沦为全成笑柄。

结果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大帅哥,这男人也是宋家的人,她没见过,可光看那一身行头就知道对方是何等富有。

竟然是把这个女人给娶了?

太荒谬了!

苏烟笑了笑,叫了一声:“高姨,您是来恭喜我的么?也不必,我知道您现在心里不太舒服。”

苏晴晴眉目一凌,顿时帮着妈妈出气:“苏烟,你算什么?敢这么和我妈说话,谁像你这样啊,新婚头一晚上,竟然还站在苏家,宋家是不是不要你了啊?也是,不知道哪出现的一个狗男人,你可真是饥不择食啊,逮着谁都可以结婚。”

苏烟没出声。

魏青萍个性一直都比较软弱,但现在女儿被这样嘲讽,她自然是忍受不了,“晴晴,烟烟好歹是你的姐姐,这样说话,会显得你很没有教养。”

高琪琳嗤笑一声:“教养这东西也是因人而异,你们两母女,也配谈什么教养吗?”

她看向苏烟:“我知道你觉得自己成了宋家的人了,你妈就可以住这儿了,不过你应该搞搞清楚,就算是你嫁给了宋祁正,你都不算是宋家真正的女主人,地位身份还是要摆正的。”

苏烟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挑眉看向她:“高姨说的不错,那么请问,宋家现在的掌权人是谁?”

高琪琳:“谁都知道,宋家现在大部分的权势都在宋先生的身上,不过宋先生比较神秘,谁都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,据说宋家老爷子都要给宋先生排面,烟烟,你随便拉了一个宋家的什么人来当新郎了?你回头别是搞出什么笑话,到时候我们苏家,可丢不起这个人啊。”

苏晴晴在边上补刀:“今天过来的时候,我见着了,妈,长得是挺小白脸儿的,但好像是说找什么人来着,看着像是宋先生的什么下人?不会是给宋家的司机吧?”

楼下的佣人忽然叫了一声:“夫人,外面宋家姑爷到了,说是来接宋太太回家。”

苏烟一愣。

宋丛温…他过来了?

点击全文阅读

评论(3)


  • moby

    故事的结构精准,让读者能够轻松理解和接受故事的发展。

  • moby

    此小说情节紧扣主题,结构合理,刻画人物形象深入骨髓,是一部思想性和艺术性兼备的作品。

  • moby

    看完这本小说,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。